外媒:“越南妹”梦圆中越边境小城 盛赞中国男

外媒:“越南妹”梦圆中越边境小城 盛赞中国男

时间:2020-01-09 08:0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参考消息网7月2日报道 外媒称,作为广西南部的中越口岸小城,东兴的经济发展与人文面貌向来与一河之隔的越南芒街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越南新娘嫁入中国的趋势数年前达到鼎盛之时,这里曾被称为“越南新娘最大的输入地”,但当下也聚集众多跨境务工打拼的女性,她们的面貌比“新娘”更多元,小小边城承载她们向上流动的理想。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25日报道称,现时今日,选择嫁到东兴的不少越南女性,生活并非只是相夫教子;跨境到东兴打工的未婚女性,也对生活和事业怀抱各种憧憬。

在东兴口岸附近一座批发商场门口有一个小型购物区,卖的特产大同小异,但每天都迎来多批中国旅行团,在跨境到越南前短暂停留。市场门前一块印着越南美女图像的广告牌,道出了购物区最大的卖点:“逛逛越南街,尝尝越南味。”

狭窄的市场弥漫着一股潮湿味,市井气息让人想起东南亚城市的街边小巷。走道两旁,多名年轻越南女销售员殷切地以夹杂越南乡音的中文招徕生意:“老板,带包特产回家吗?”

报道称,和中国与另两个东南亚国家——缅甸和老挝接壤的边城相比,东兴的异国女性的身影更明显,尤其在零售与旅游业。这里越南男性当然也不少,但在能见度较高的零售和旅游业岗位,主要还是越南女性的身影居多,“越南妹”不仅产生了经济价值,也成了小小边城的形象代言。

在社会学者谭刚强看来,随着商品经济发展,一部分越南新娘可能觉得当个居家妻子“不划算”,更倾向于投身工作。他解释说,商品经济带动现代服务业,衣食住行是一块,赏心悦目的审美是另一块,这两者都有很大的价值,为越南女性提供了参与劳动的机会。

报道称,此外,促使越南女子来到东兴的还有另一深层的文化因素——越南乡村里男尊女卑的传统性别文化根深蒂固,而中国社会的性别关系相对平等。

来东兴打工近三年的特产店助手小红谈起中国男人和越南男人的差别时,毫不掩饰对后者的“蔑视”。她用颇流利的中文称:“很多中国男人会做饭,越南男人没有的,都是女人做,还有洗衣、洗碗,都是我们。在越南,女人出去打工,男人很多在家吃喝玩乐。”

她还忍不住吐槽:“中国男人去到哪里,如果和女朋友一起,都会拿凳子给她坐,上车也开门让她先进,在越南没有这样的。想坐,就自己拿凳子!”

聘请越南女工的特产店老板孙超说,越南女生工资要求不高,一个月最多2500元,而且比较勤快,做事认真。

报道称,在一些中国商人看来,东兴就是个小口岸城市,所谓下一个香港或深圳的愿景,现阶段也不过是夸夸其谈;但对许多越南女性来说,东兴给了她们希望,哪怕只是天天在艳阳下兜售手镯、一天赚几十块的阿燕,都对东兴的人与事心存感激。“我们走街卖,其实抢走了商场里中国老板的生意,但这里的政府允许我们这么做,你说政府好不好?”

东兴批发市场以“越南街”为卖点,主要卖越南特产、纪念品和首饰。(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25日)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延伸阅读】越南蜗居生活:住在2平方米的房子里是什么体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据英国《卫报》6月1日报道,在越南首都胡志明市,蜗居沿小巷排列,或挤在店铺夹缝之间。图为卡图玉和丈夫范辉德(音)在吃饭。他们的蜗居只有2平方米大。编译/赵蕤诗(参考消息网独家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卡图玉在蜗居里看电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范辉德在蜗居周围支起一道屏障。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卡图玉拥有的一些个人物品。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小女孩从叔叔家的蜗居向外看。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待在亲戚蜗居里的女人和孩子。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范国聪(音)在蜗居里为拍照摆好姿势。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阮氏谭(音)在自家蜗居里做女红。房间面积为6.7平方米。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阮氏谭展示旧家照片。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阮氏金玉(音)在蜗居里整理衣架。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阮氏金玉和两个孙女。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阮氏金玉正在做饭。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阮氏金玉正在检查手机,丈夫阮文长(音)在外面晾衣服。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阮氏金玉和丈夫及孙女。

(2018-06-06 09:43:59)

【延伸阅读】外媒:有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已取代美国成越南最大出口市场

参考消息网5月1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场。

据泰国《曼谷邮报》网站4月30日报道,彭博新闻社援引的数据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2017年越南对中国的出口总额达506亿美元,而对美国的出口总额为465亿美元。

如果这些数据准确,那么它们将代表越中美三角关系的重大转变。正如彭博新闻社简明扼要地指出,这些数据凸显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如何“增强地区影响力”的。

报道称,越南与中国的双边贸易规模正在扩大,可能超过1000亿美元,然而越南与美国的贸易关系正受到美国内向趋势的损害。越南海产品和钢材主要出口商已经遭到美国新关税的打击,纺织等其他行业可能是下一个受影响对象。随着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越美双边贸易的增长势头将受到进一步遏制。

报道认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越南最大的进口来源地,如果中国取代美国成为越南最重要的出口市场,那么越南会发现自己在两个大国间两面下注的战略将难以为继。

(2018-05-01 14:08:48)

【延伸阅读】越南女孩频繁失踪被拐卖当新娘 这样的手段不能忍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在越南北部不时发生女孩失踪事件。这些女孩中有些只有13岁,她们是新娘贩卖的受害者,遭到绑架后被卖往外地。

根据儿童权力组织“国际计划”的报告,这种强迫婚姻在过去10年中有增无减。

摄影师Vincent Tremeau和“国际计划”的Kirsty Cameron前往越南的偏远山村,与失踪女孩的家人见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56岁的Do被确诊患有绝症。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死前能再见女儿Mi一面。但是,Mi已经失踪两年了。

被绑架那天,Mi正在集市上办事,Do和其他家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当Mi离开货摊时,有两个男人跟在她后面。

Mi的家人一直追踪她的踪迹远至越南北部的哈江市,但当他们抵达时,Mi已不见踪影。没有人见过她,当地人称她可能是被卖到外地给人做妻子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Mi的相片挂在家里的墙上。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Mi失踪后,在这个仅有约50名居民的偏远山村,还有3名女孩也遭到绑架。

Mi的嫂子受到了尤为严重的影响。因为绑架案,她再也不让任何女性家人单独离开村庄,她自己则只有在丈夫陪同时才会去市场。她每天都在担心,如果绑架继续发生的话,她的小女儿的未来会怎样。

失踪者家属遭受着心理学家Pauline Boss提出的所谓“无法言明的损失”——这种损失是最痛苦的损失类型之一,因为它没有明确结束的一天。

受其影响,失踪者家属会经历各种不断波动的情绪:痛苦、困惑、绝望、悲伤、沮丧、无助、重燃希望等等。

这些感受,以及对好消息无休止的期待,会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让人不断消瘦的影响。

不断寻找答案,但无法确定失踪者的下落或命运,因此家属不能像死者家属那样哀悼他们失踪的亲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对于这个小村庄的居民而言,生活特别艰难。人贩子的策略是先花几个月时间了解目标,假装成为她的新朋友或男朋友,最后才告诉她们可以帮忙在外地找工作。

这些女孩认为去外地工作工资更高,生活更美好,因此许多想借此机会改善家庭条件的女孩自愿跟人贩子离开,但一旦到了外地,她们就会发现自己遭到了残酷的欺骗。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8岁的Dinh也同样被愚弄了。15岁时,因为不想长途跋涉走回村庄,她和朋友Lia接受了让她们搭便车的邀请。然而,上车后不久,她们就意识到这不是回家的方向。

Dinh被带到了外地,锁在房子里,被拍下给买家看的照片。虽然她在8个月后逃走了,但Lia却没有回来。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越南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1月至3月,共出现了300起贩卖人口案,而仅在过去三年,“儿童热线”组织就接到了近8000起与人口贩卖有关的电话。

“国际计划”组织正在哈吉省的学校和社区合作,以确保让女孩子们意识到贩卖人口的危险;他们还会与地方机构共同推动政府多方寻找失踪女孩,并将人贩绳之以法。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8-02-12 07:48:34)

【延伸阅读】2017越南“环球小姐”出炉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月6日,在越南庆和省,来自越南少数民族的赫姮尼依(前排左二)摘得2017越南“环球小姐”桂冠。当日,2017越南“环球小姐”选美大赛总决赛在越南庆和省举行。新华社越通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月6日,在越南庆和省,参赛佳丽在2017越南“环球小姐”选美大赛总决赛上展示风采。当日,2017越南“环球小姐”选美大赛总决赛在越南庆和省举行,来自越南少数民族的赫姮尼依摘得桂冠。新华社越通社

(2018-01-08 07:14:03)

【延伸阅读】中国丈夫拒接回被拐越南“新娘” 广西警方将其遣送出境

中新社广西东兴8月11日电 (黄卓)越南两名女子经人介绍嫁入中国福建后,因与中国丈夫产生矛盾,两人在网络聊天中被一名越南男子拐卖到河北。事后,这两名越南“新娘”被中国警方解救出来,但她们的中国丈夫却拒绝接回她们。

广西东兴警方11日披露,在征求这两名越南女子意见后,当地警方协助河北警方于8月10日下午将她们遣送出境,并移交越南芒街市警方。

8月1日,广西东兴市公安局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打拐”办通知,河北省沙河市公安局2017年6月破获一起拐卖妇女案件,解救出被拐卖的阮某绕、阮某银两名越南籍女子,要求东兴市公安局协助将该两名越南女子遣送出境。

经了解,越南女子阮某绕(1991年出生,越南同塔省红御市人)、阮某银(1995年出生,越南同塔省红御市人)于2017年4、5月份在越南胡志明市经一名越南妇女介绍,与中国福建省的两名男子认识。后两名女子办理了护照、结婚证分别与中国福建两名男子结婚,并随男子回到中国福建夫家共同生活。

婚后,两名越南“新娘”与中国丈夫产生矛盾,在上网聊天中被一名越南籍男子拐骗到河北省沙河市卖给他人。河北警方成功侦破该案,抓获一名越南籍嫌疑人,解救出被拐卖的阮某绕、阮某银。

案件侦破后,河北警方通知两女子的丈夫前去接人,两男子到河北与妻子见了面,但不愿接她们回福建生活。河北警方征求两名越南籍女子意见后,决定将她们遣返回越南。

8月9日,河北省沙河市公安局将两名受害人送到广西东兴市公安局。(完)

(2017-08-11 19:49:00)